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法学 > 正文

中国法学向何处去26

2013-12-12 15:34:03 http://www.yeluzsb.com 来源:
  耶鲁专升本www.yeluedu.org 让耶鲁名师助您迅速提高成绩! 欢迎来电咨询 0371-68207777 68207888 注释: 本文第三部分中第一节和第二节的讨论,主要依据的是拙文“中国发展研 究的检视:兼论中国市民社会的研究”,载《研究与反思:关于中国社会科学自 主性的思考》(增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年版,第117134 页。 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历史上亦曾发生过种种文化思想上的交流和互动,然 64 而此时的关系与前此各种

  耶鲁专升本www.yeluedu.org 让耶鲁名师助您迅速提高成绩! 欢迎来电咨询 0371-68207777 68207888

注释:
[1]本文第三部分中第一节和第二节的讨论,主要依据的是拙文“中国发展研
究的检视:兼论中国市民社会的研究”,载《研究与反思:关于中国社会科学自
主性的思考》(增订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年版,第117134
页。
[2]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历史上亦曾发生过种种文化思想上的交流和互动,然
64
而此时的关系与前此各种关系极不相同,因为此时关系的特征主要在于它是在中
西整体性互动背景中展开的。
[3]百年来,中国论者有关中国发展问题的研究取向,实际上是极为繁复的,
其间有与本文所述取向相反的取向,亦有诸多例外性取向。但是笔者认为,那些
相反的或例外的取向并不构成基本取向;此外,本文所述的基本取向,严格限制
在有关中国现代化研究领域中诉求西方经验与知识支援并否定或无视中国传统
之正面因素的范围,而且在时间上也不包括1949 年至1978 年闭关锁国这一阶段,
因为这一阶段基本上脱离了中西整体性互动的背景,尽管有论者认为,资本主义
与社会主义都是实现现代化的模式,参见亨廷顿等:《现代化:理论与历史经验
的再探讨》,罗荣渠主编,上海译文出版社1993 年版,第4245
页。
[4]杨国枢、文崇一指出,中国论者“在以中国社会与中国人为对象从事研究
工作时,往往偏重西方学者所探讨的问题,沿用西方学者所建立的理论,套用西
方学者所设计的方法。”见杨国枢、文崇一编《社会及行为科学研究的中国化》
序言,台湾1982 年版。此外,对我们认识这个问题颇具启发意义的观点,参见
林毓生:“五四人物对西方文化接受的态度也是一元论式的。当时的学者,往往
接触到什么,就以为那是西洋文化的代表。譬如胡适一再强调杜威的思想是西方
文化主流,是世界文化未来的取向。……到现在为止,我们还受这种思想模式的
影响;”林毓生:《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三联书店1988 年版,第232233
页。
[5]罗荣渠指出,“近年来研究东方国家现代化进程的学者大都形成一个比较
明确的观点:现代化并不是一个单向的历史过程,而是外部刺激与内部回应两者
相结合的过程,具体地说,就是近代西方的冲击与东方国家本身做出反响的一个
错综复杂的过程。对于受西方资本主义侵略的东方国家来说,自强图存的第一个
回应是强烈的民族主义的,而这一回应的具体措施就是模仿西方的先进技艺,因
此,对现代化认识的最早的理论概括一般都是西方化,虽然实际的现代化过程绝
非按西方国家的模样亦步亦趋。”见罗荣渠:《从“西化”到现代化》,北京大学出
版社1990 年版,第2 页。毛泽东也这样认为,“要救国,只有维新,要维新,只
有学外国”。见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然而不无遗憾的是,他们都对中国“为
什么”要西方化、“为什么”只有学外国的问题未做回答。
[6]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颇丰,较具代表性的请参见费正清在“冲击
回应”模
65
式下所做的论述:Teng and Fairbank, China's Response to the West, Harvard Uni.
Press, 1954. Fairbank, Reischouer and Craig, East Asia: The Modern Transformation,
Boston, 1965。
[7]参见林毓生:《中国意识的危机》,贵州人民出版社1988 年版。然而需要
指出的,“西方冲击-中国回应”模式因受到全球革命热潮的影响而在20 世纪60
年代以后不断遭到质疑,遂形成了一种解释中国问题的新模式,即所谓“革命”
模式(关于“革命”模式的讨论,较为精要的请参见阿里夫.德利克:“革命之后的
史学:中国近代史研究中的当代危机,”载《中国社会科学季刊》1995 年总第10
期)。在“革命”模式的影响下,不仅中国问题是围绕革命史这个中心来撰写的,
甚至那些并非专门研究革命问题的论著也以革命成就为标准,据此解释和评价其
他历史问题。毋庸置疑,在绝大多数的论著中,革命是依其成就而被正面评价的。
因为“革命论”认为,所谓“西方冲击”只是在为帝国主义的侵略的行为做辩护;而
从另一方面来看,“革命给中国引进了一种新型政治,使远比此前为多的人们得
以参与政治,……它将人们从过去的被压迫状态中解放出来,并使他们摆脱了传
统的思想奴役。革命使中国摆脱了帝国主义


想获得最新的升本信息和备考资料,专属学管师进行备考指导,一对一制定学习计划,请在下面留下您的信息,升本路上快人一步!


联系电话:400-099-7300
网站:http://www.yeluzsb.com
QQ群:144538384耶鲁专升本会员群
咨询QQ:800085149


关闭